X
大梦无疆我自逐
发布时间:2020-12-09

1995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以色列政治家西蒙-佩雷斯(Shimon-Peres)

1994年,因实现了以巴领导人历史性的会晤并签署促进双方和解的《奥斯陆协议》(“Oslo Agreements”),时任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Yitzhak-Rabin)、外交部长西蒙-佩雷斯(Shimon-Peres)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袖亚赛尔-阿拉法特(Yasser-Arafat)共同获得当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尽管全世界的媒体都在连篇累牍地着墨于身为首脑的拉宾和阿拉法特,然而版面之外,在彼此仇视敌对数十年的巴以之间斡旋协调的佩雷斯却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甚至当记头功。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何在颁奖现场,身份仅为外长的佩雷斯却令两位首脑侧立而独占中心位置。

以色列“建国一代”领导人主要来自东欧地区,佩雷斯也不例外。1923年,佩雷斯出生于波兰施维尼瓦(今日位于白俄罗斯境内),他出生时取的波兰名字是佩尔斯基(Perski)。1934年,青少年“佩尔斯基”举家移民特拉维夫,后改名佩雷斯。“回归”之后的佩雷斯先是在一座基布兹的农科学校学习,曾梦想成为一名农业工程师,用科技的力量帮助犹太民族实现复国之梦;后来尽管选择从政,佩雷斯依旧在科技尤其是国防科技领域为以色列做出了巨大贡献。

“二战”期间,佩雷斯加入犹太地下武装组织“哈加纳”(Haganah);1948年以色列独立战争爆发时,佩雷斯负责新兵招募和武器采买工作,在后勤岗位上奉献着自己的价值。战争结束后,佩雷斯被派驻美国。在美期间佩雷斯获得了哈佛大学政治学院的学位。1952年,29岁的佩雷斯回到以色列,担任国防部办公室副主任,从此开启了自己持续六十余年的政治生涯。在国防部供职期间,佩雷斯大力推动军工事业的发展,为以色列国防工业奠基。佩雷斯还是以色列拥核计划的支持者和践行者,通过谈判,以色列成功借力法国,并在南部的内盖夫沙漠中建造了本国第一座核反应堆,佩雷斯因此被尊为“以色列原子弹之父”。

1959年佩雷斯升任以色列国防部长,同年以工党党员的身份进入以色列国会。在这之后的近半个世纪里,佩雷斯曾历任移民安置部、邮政和交通部、新闻部、国防部、外交部、财政部部长、议会议长和副总理等要职,并在1980和1990年代中期两度出任以色列总理(其中第二次是在拉宾遇刺后任代总理);2007年,佩雷斯当选为以色列总统,在七年任期履满后,91岁的佩雷斯于2014年正式退休。从“英属巴勒斯坦”到“以色列”,从特拉维夫的农科学校到耶路撒冷的总理官邸,从开国元勋大卫-本-古里安(David-Ben-Gurion)到现任掌门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Netanyhu);历经五次“中东战争”、参与恩德培 “霹雳营救”行动、促进巴以和解、见证以色列同埃及和约旦建交……佩雷斯的人生跨度几乎覆盖以色列建国以来所有重大事件,堪称以色列政坛传奇般的“常青树”和“活化石”。

尽管行伍出身,但“铸剑为犁”却一直是佩雷斯的信仰。做为一名立场偏左的政治家,佩雷斯反对用暴力手段平息以色列同巴勒斯坦及阿拉伯世界的冲突。《奥斯陆协议》签订前,以色列上下视阿拉法特及其领导的巴解组织为暴恐集团,坚决抵制一切和谈可能;佩雷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带领起草协议并主持长达数月的谈判工作,他曾向巴勒斯坦方面表示:“我们并不想钳制你们的生活、左右你们的命运,我真诚地希望能与你们握手言和。”对外是如此,对内亦如斯:在佩雷斯担任以色列总理期间,互为政敌的左派工党和右派利库德集团罕见地携手组建联合政府,以色列社会内部的各种矛盾也趋于缓和。在佩雷斯看来,言谈与握手产生的力量远胜于刀剑和子弹。

2016年9月28日,佩雷斯因中风发作逝世于特拉维夫,享年93岁。佩雷斯的离去标志着以色列“建国一代”政治家的群体谢幕,一个伟大的时代就此终结。

对于中国而言,佩雷斯是一位熟悉的“老朋友”。1992年,正是在佩雷斯担任以色列外长期间,中以两国完成建交。佩雷斯生前曾多次来到中国,做为外宾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2014年最后一次访华前,佩雷斯还开通了自己的微博账号来记录行程并加强同中国网民的互动;2019年,佩雷斯逝世三周年之际,其自传《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中文版发布仪式在北京举行。